家族财富传承进入加速期及需要解决的难题
2019-08-16

家族信托业务现在参与者众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持牌机构,以及各种第三方理财、家族办公室都在做(或声称要做)。但是,归根结底,这些机构都是在帮助获客,各种架构设计,都要落实到信托合同,而实实在在的受托责任,都要落到信托公司头上。

难怪一位信托公司家族办公室总经理感慨:“大家都可以谈诗和远方,唯有信托公司全是眼前的苟且”。这些“苟且”至少包括三个实务难题:受托人对委托人的尽调问题、委托人的权利范围界定问题、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和职责边界问题。

一.受托人对委托人的尽调问题

对于家族信托业务,不论客户来自合作的渠道方还是信托公司内部挖掘,第一步都是要做尽职调查。目前,行业内对于家族信托客户尽调并未有统一标准,信托公司自行掌握尺度,各家公司在宽严之间差异较大,但在严监管的形势下,整体来说尽调标准趋于严格。

对于委托人尽调,比较严格的信托公司认为实质重于形式,首先要尽量确保资金来源的合法合规,虽然严格来说只有公权力才有权去核实资金来源是否合法,信托公司很难穷尽所有情况,但至少在合同中对此项风险要做出预防性规范;其次在夫妻一方为委托人的情况下,需要避免“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风险,因此在财产装入信托之前信托公司必须拿到配偶同意函,有些信托公司甚至要求夫妻双方都必须到场面签;第三,要严格审核委托人和受益人的关系证明。

在资金来源核查方面,部分信托公司主要依赖于委托人提供的各项承诺和保证,也有信托公司对于客户自己提供或第三方提供的这些承诺或保证不予认可,而要自行对资金来源进行实质审核,至少流程上会要求客户经理对所有相关材料进行收集和审核,同时还要进行全方位的网络查询,另外对一些信托金额比较大的客户,要求客户经理必须见面。根据不同的金额或者不同的财产来源可以设置一些不同的审批权限,有些比较简单的审批权限就放在家族信托业务部门,有些审批权限要放在合规风控部门,还有些审批权限要放到公司层面。

合规和效率永远是一对矛盾,在尽调方面合规要求越高,业务落地的效率也必然会受影响,但也只有在尽调环节做到尽量完善,才能避免一些长期的隐患发生,例如对于一些明显有避债或洗钱动机的客户,信托公司应当尽量避免。

二、委托人的权利范围界定问题

国内的家族信托因为需要依托于信托公司来设立,虽然家族信托是服务信托,但信托公司主要还是做投融资业务,所以除了提供服务或事务管理,信托公司一般还会参与投资管理,甚至以此作为主要的盈利点。目前,不管是事务管理还是投资管理,委托人的权利范围界定都还不是很明确,也给从业者带来很多困扰。

投资管理方面,目前家族信托主要是参与管理型和全权委托型。对于前者,具体的资产配置及产品挑选都是客户自己决策,受托人基本是按客户的指令来操作,这种情况下委托人的权利范围相对比较好界定;对于后者,理论上既然已经全权委托,客户就不需要具体参与投资管理,但实际上国内客户对投资很难完全放手,仍然会想要参与投资决策,信托公司可能也不敢承担这个完全自主投资的角色,因为配的产品一旦出了风险,客户仍然会要求信托公司担责,所以现实中可能会变成给客户推荐产品然后让客户下指令,或者投资后给客户发一个投资确认函,要求客户确认每一单产品的投资,全委型到现实中可能就变成了参与管理型。

事务管理方面,委托人的权利范围就更难界定,用某位从业者的话来说,“有些客户觉得既然花了钱做家族信托,就不停找你,法律、税务、家庭等什么问题都来问你,而且提的要求越来越多”。对于这些要求,信托公司从维护客户的角度很难拒绝,但成本和人员能力方面可能都很难匹配。

另外,对于受益人或受益权的约定,有些委托人也比较随意或者主观,例如如果儿子是受益人,委托人要求儿媳妇不能是受益人,如果儿子去世,受益权就消灭了,儿媳妇不能继承;或者要求儿子的受益权不能抵债,儿子一旦负债,受益权就消灭了,债权人不能要求儿子的受益权抵债。但任何合同的约定都只能对合同当事人有效,不可能约束合同之外的债权人,这些要求信托公司实际上很难完全有底气去配合。

三、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和职责边界问题

家族信托因为既包括事务管理也包括投资管理,对受托人的管理能力要求其实极高。即便是信托合同保存、收益分配、估值核算以及账户管理等这些基本的事务管理工作,因其长期限的特征(短则二三十年,长则上百年),也需要专门的系统支持,从长期来看一个专门的家族信托系统可能也是受托人管理能力的基础。

对资金类家族信托,受托人如果同时承担投资管理的职能,无疑需要提升团队的投研能力。另外,家族信托的投资顾问如何能站在客户的立场上做好投资而不是主要为自己谋利?如果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可能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低质量的投资,就给客户配无风险、可满足最低收益率要求的产品,收益低也不需担责,自己照样拿信托报酬;另外一种是就配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反正出了风险是客户自己承担。如何通过机制设计避免这些情况,也是对受托人管理能力的考验。

对于非资金类家族信托,包括不动产和股权等,虽然这些财产装入家族信托的转移和持有成本都较高,但可能客户认为这些财产未来增值的空间会大于这个转移和持有的成本,从资产隔离的角度客户可能仍然愿意做这类家族信托。虽然非资金类信托在设立上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但作为受托人仍然面临管理能力和职责边界的问题,例如对股权类家族信托,信托公司是否有能力去派人担任所持有公司的董监高,是否有能力当好这个股东?信托公司的职责边界在哪里,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这些问题都还有待在实操中继续探索和厘清。

财富传承是指这一辈的企业家或者资产持有者通过一定的方式,将财富传给下一代或者后几代;或以客户意志为中心,通过预先的,持续的,系统化的设计规划,综合运用各种金融工具及法律手段,以实现客户家族财富的风险隔离与代际继承。

从财富传承的内容及形式上也经历了不同的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自身的特征,同时不同阶段又互相交叉、互相影响。

四、1.0时代传承的是有形财富,解决的是安全感

有形财富包括房子、股权、金融资产等,是一代辛勤奋斗积累的家业,非常珍惜,希望获得保障与圆满传承。所以要做的是如何认识、梳理、预防传承的风险。

这个里边要解决的几个要素问题包括六个维度:

➀ 考虑身前传承vs身后传承

➁ 考虑婚前传承vs婚后传承

➂ 考虑遗嘱传承vs法定传承

➃ 考虑境内传承vs境外传承

➄ 考虑传统传承vs创新传承

➅ 考虑传承衣钵vs传承财富

这些因素导致的风险梳理、识别清晰后,才能确定传承适用的工具,法律工具如夫妻财产约定、遗嘱、父母对子女指定赠与协,金融工具如家族信托、人寿保险。

传承1.0时代面临的问题适合所有积累一定资产的家庭,如中产阶级、私行客户、超高净值客户,这些问题是共通的。这些问题解决了,是惠泽子孙后代的安排。

五、2.0时代传承的是掌门衣钵,解决的是事业心

高净值人群中很大比例是企业家,民营企业家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最具时代色彩的人群,胆子大、敢于冒险、有责任感。对于一手打造的企业及事业,企业家内心是希望后人有能力继承衣钵,继续经营下去,甚至打造百年企业。

但是,企业股权能否传承,企业衣钵是否不会面临三代而斩,取决于企业面临的内因和外因——是否有人接班、是否有良性的外部发展环境?

第一条道路——家族拥有股权,家族成员经营;典型案例如李嘉诚家族,已经顺利完成传承,长子继承衣钵,次子另辟江山。

第二条道路——家族拥有股权,职业经理人经营;典型案例是美的集团,目前第二代掌门人不是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而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何剑锋专注于投资领域,目前没有回归家族管理。

第三条道路——家族成员经营,家族股权稀释。典型的案例是日本丰田汽车,由于家族成员对于品牌的影响力,虽然股权早已稀释很小比例,但是还担任企业高管。

第四条道路——企业出售,家族转型。典型案例是香港永隆银行被股东出售给大陆招商银行,在家族经营金融进入萎缩时代及时家族财富变现,也是一种传承的选择。

传承2.0时代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大型企业创始人内心的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希望不仅传承财富,还能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把企业传承下去。企业传承的问题解决了,造福的员工和社会一方,有利于中国企业的平稳发展。

六、3.0时代传承的是无形资产,解决的是使命感

为什么企业家到一定财富规模往往会兼职甚至专职做慈善,如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我觉得是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谓税务筹划、家族企业股权集中、锻炼后人能力、增加家族影响力,我觉得不是最根本的驱动力。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投入慈善,说明中国高净值人士传承已经进入了传承3.0时代——企业家精神财富的传承。企业家已有足够的资本去支撑一份使命感——达则兼济天下,世界因我更美好。

在中国,慈善事业的起步比较晚,但是水涨船高,国家近年来不断发布新的法律、法规促进慈善事业,如去年实施的《慈善法》,明确规定了慈善信托、慈善基金会等慈善机制。相信在中国企业家的不断推动下,慈善事业和立法也会不断发展、进步。传承3.0时代的问题解决了,可以让社会不断进步,立德立功、实现企业家内心最深层次的使命感及幸福感。

1.0时代传承需求是最基本的,而3.0时代需求是向下兼容的。只有了解企业家内心最深刻的需求,才能为他们设计出最有时代和个人色彩的传承方案和计划。

了解更多相关信息可关注微信公众号:success-trust 世诚国际

分享至
推荐资讯更多